相关文章

大庆“解题”社会管理

来源网址:http://www.sdogt.com/

  编者按:继党中央明确提出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不久前闭幕的全国两会对此进行了全面部署。“十二五”规划纲要设立专篇,提出建立健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管理体系,确保社会既充满活力又和谐稳定。

  社会管理创新,大庆走过两年。2008年11月,着手创新社会管理的体制机制,大庆率先在全国地级市中成立社会工作委员会,两年多来,基本形成了覆盖全市的社会工作组织网络和工作体系。

  近日,本报记者赴黑龙江采访,看大庆如何“解题”社会管理。

  今日大庆,是特殊的。

  要求特殊——这是座头顶无数光环、堪称中国工业坚强脊梁的功勋城市,肩负建设“百年油田”重任、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和保持城市长久繁荣使命,大庆人感叹:“我们输不起”。

  考验特殊——1979年设市,矿区、油田上建城,社会与社会管理,对大庆人来说是全新的概念,空白的领域。从矿区人到社区人、从企业人到城市人、从单位人到社会人,年轻的大庆在短时间内集中遭遇社会管理难题。

  阶段特殊——因油而生、因油而兴的大庆,今天面临新任务:着力壮大接续产业、加快资源型城市转型。不转,就要落后,就可能因油而衰。

  “特殊阶段遇到特殊问题,解决问题推动改革发展。发现矛盾、解决矛盾,这既是社会管理的基本任务,也考验各级党委、政府的执政能力。”黑龙江省委常委、大庆市委书记韩学键说。

  “问题就是时代的号角。”这或许可以解释,这一次,大庆为什么走在前列。

  一道管理题

  时代进步、信息发展,深刻改变中国。新的社会阶层、社会群体悄然出现,比如两新组织、自组织、虚拟社区。他们是谁,他们在哪里,有何诉求,如何凝聚,考验执政党

  经济体制深刻变革、社会结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深刻调整、思想观念深刻变化……在快速发展中,大庆遇到的挑战,不比拿到的奖牌少。

  企业改制、征地拆迁、下岗再就业、边缘群体诉求……在推进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的过程中,大庆怎样维护稳定、继续前行?

  社会事务纷繁复杂、社会问题各式各样、社会需求千差万别,政府是包打天下、包揽管理,还是转变职能、创新格局?

  社会组织快速发展、无序发展,社会资源条块分割、重复建设,怎样理顺结构?

  诸多挑战,汇成一道管理题:社会管理抓什么、怎么抓?问题推着大庆走,创新社会管理探索就此起步。

  2008年11月,在取经京沪、借鉴香港的基础上,大庆在全国地级城市中率先成立专门的社会工作机构:大庆市委社会工作委员会。

  “挂牌子”容易,职能融合却难。研究了大庆独具特色的地企共建社会结构后,大庆决定先从打通“横向”隔阂开始。

  大庆要求,市委、市政府所属27个工作部门成为市委社工委成员单位,由一名市委常委担任市委社工委书记。

  市委社工委书记“高配”,出乎很多大庆干部的意料。“大伙儿看到了市委的力度和决心。说句玩笑话,别的地方叫不动号,大庆呢?市委常委召集,开会谁敢不来,落实任务谁敢不重视,干不好工作谁不脸红?”市委社工委常务副书记徐玉山说。

  同时,市委社工委与国有大企业建立地企协调会议制度,工作同步研究、同步安排、同步落实、同步考核。

  机制通了,工作却非一帆风顺。市委社工委成员单位、负责协调新兴社会组织的大庆团市委,就遇到了第一个难题。

  规范青年自组织,是大庆团市委的首个目标。所谓青年自组织,就是虚拟社会推动出现的一批网上青年组织,自发成立、自主发展、自我运作,车友会、足球队、驴友联盟、义工组织……用大庆团市委副书记韩海波的话说,它们大的几百人,小的十来人,五花八门,包罗万象,内部成员联系紧密,外人看来云遮雾罩。

  首先上网“搜”,一搜吓一跳:大庆的青年自组织超过2.6万家!

  靠着网上搜到的联系方式,试着接触青年自组织骨干,听到的回答是:“我们不差钱、不缺乐子,不用你们共青团管!”

  一个“管”字,引发“头脑风暴”:“管”的思维,还行得通吗?

  “走出去,交朋友!”转变工作方式,增强平等意识,突出服务职能,给大庆义工联盟安排会议场地、为爱卡车友会协调赛车场地、帮爱心传递公益组织联系讲座……团组织增强了凝聚,自组织尝到了甜头。

  2010年10月,通过大庆日报发出“集结号”,团市委提供场地,100多个青年团体集中亮相,一场规模盛大、别开生面的“青年自组织嘉年华”,让现实照进虚拟,边缘融入社会。

  “其实,我们不想‘打酱油’,不想‘躲猫猫’。这样的‘被关怀’,年轻人欢迎!”一位青年自组织“领袖”留言。

  两年下来,团市委密切联系的青年自组织有500家、近10万人。团市委统战部部长石全感叹,从联系、联动到联合,这也是“枢纽型社会组织”围绕服务对象、创新管理方式的过程。

  “社会管理,说到底是对人的管理和服务。管理是服务的手段,服务是管理的最高境界。”大庆市委常委、市委社工委书记于洪涛说,“注重对人的研究,立足不同群体特点,才能最大限度发挥‘枢纽型社会组织’的作用。”

  像团市委这样的“枢纽型社会组织”,在大庆还有工会、妇联等,每个都有对应的群体:工会“包”下岗职工再就业和劳动关系和谐,妇联“包”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共青团“包”扶贫助学和青年自组织发展,再加上市委社工委及其成员单位的参与,虚拟社区、边缘群体、两新组织,不再是盲区,不再留真空。

  而今在大庆,枢纽型社会组织主动扶持新兴社会组织成为常态。前不久,几位身怀绝技的退休锅炉工在市总工会组织下成立了全国首个锅炉工协会,研究锅炉安全生产等问题。没想到,这个新兴的协会受到热烈关注,全国各地邀约不断,老人们忙着讲课指导,不亦乐乎。

  “社会工作也要有发散思维。让每个群体都有人管理、有人服务,每个人都找到家园感、找到归宿感,社会管理也就真正做到了以人为本。”于洪涛说。

  一道基础题

  如果把社会管理的对象看做一个模型,呈现的是一个金字塔的形态。这就决定社会管理离不开基层,离不开群众,群众工作应当成为社会管理的基础性、经常性、根本性工作

  社会管理的对象,在社会中的人群分布是个什么形态?

  在解决“横向”机构整合、枢纽型社会组织构建、工作方式创新等难题之后,这个问题摆上了大庆市委、市政府决策者的案头。

  经过调查发现——

  从矛盾排查来看,绝大部分社会矛盾发生在街道、社区等基层单位,基层成为社会管理的薄弱环节;

  从组织特点来看,越是基层,各类社会组织数量越多,群体越多,社会管理越复杂。

  “如果把社会管理对象看做一个模型,它呈现的是一个金字塔的形态,这就决定社会管理离不开基层,离不开群众工作。群众工作应当成为社会管理的基础性、经常性、根本性工作。”大庆市市长夏立华说。

  初春的大庆,寒气逼人,残雪未融。走进让胡路区平安社区管理服务中心,扑面而来的却是一股“热乎劲”。

  居民议事厅、康复保健站、舞美排练厅……50多名社区居民下象棋、练书法、排舞蹈,各得其所;近1000平方米的社区中心,每个房间都满满当当,热闹又暖和。

  59岁的张玉珍,平安社区舞蹈队队长,精气神却像20多岁年轻人。每周一两次,她带着舞蹈队过来排练,“来晚了抢不到地方!”

  “去年市里区里拿出100多万元,给咱中心装修一新、配置齐全,社区居民随时可以过来。”平安社区党支部书记张云辉说。

  社区中心这样热闹,以前可不多见。冬长严寒,是大庆的气候特点,一到冬天,居民只能窝在家里。近3年来,大庆筹资3000多万元,对全市225个社区进行改造,企业也开放场所,资源共享,在油田社区党员服务站与街道社区党支部并存的辖区,还实现了干部互任。

  活动有场所,诉求还得有平台。2009年3月,大庆成立市委群众工作部,由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兼任部长,与信访局合署办公,下设群众来访接待调处中心,统领政法、城建、文教卫生等7个调处室,各单位直接进驻,一条龙服务,副处以上后备干部轮值,接受市委群工部考核。

  “以前信访部门被称为收发室、中转站,现在通过机制创新,群工部变成终点站,表硬态,话算数!”大庆市信访局副局长史文秀说。

  抓基层,打基础,练基本功。群众工作站试点,每月5日、15日、25日化解纠纷;责任社区推行,划区分责,网格管理;公安警务改革,三警合一,警力下沉……市、县(区)、乡镇(街道)、村屯(社区),四级群众工作网络遍布大庆城乡。

  “社会管理作为一项系统工程,创新任务千头万绪。实践表明,社会管理创新,就是要在离百姓最近的地方创新,在管理难度最大的地方创新。”市委书记韩学键说。

  一道政治题

  社会管理跟不跟得上经济发展的步伐,决定社会能不能既充满活力又和谐稳定,决定发展能不能全面、协调、可持续。在当代中国,这是问给千千万万党政干部的一道政治题

  站在大庆的土地上,我们羡慕大庆人。

  街道整洁,舒适宜人——大庆集全国文明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国家环保模范城“三城”品牌于一身,“三城联创”如火如荼。“生态、自然、现代、宜居”的城市建设理念,正使城乡建设实现历史飞跃。

  夜幕降临,灯火璀璨——从世纪大道的流光溢彩,到黎明湖边灯随水动,大庆用夜晚的灯火,颂赞着发展:2010年地区生产总值2900亿元,人均GDP列全国地级城市第六位,油与非油经济比例调整为52∶48。

  百湖辉映,湖在城中——驱车大庆,窗外掠过一处处“亮片”。大庆人告诉我们,这是湖泊,那是湿地,过些日子再来,能见湖水清澈,芦苇摇曳……现在的大庆,城市绿化覆盖率达到45%,年均空气质量优良天数350多天。

  精神感召,文化充盈——歌剧院、博物馆、大学园……一个个现代大气的文化场馆,让人仿佛置身上海世博园城市创意区。今天的大庆,公共文明指数居全国地级城市前列,社会安全指数达96%以上。从铁人纪念馆到城市规划馆,“爱国、创业、求实、奉献”的豪情,由历史向未来流淌。

  这是个感性的城市,用触手可及的发展感染人,用随处可见的活力留住人,用活泼有序的空间塑造人。

  感性的背后,是大庆人的思考:经济快速发展了,社会管理就自然而然跟上了吗?

  “在当代中国,这是问给千千万万党政干部的一道政治题。过去,群众多数要的是吃饭、就业、上学、看病等基本温饱需求,现在群众更多的是要地位、要尊严、要公平、要正义。”韩学键说,在一次次接访中他发现,上不起学之类的上访越来越少,反映社会不公的越来越多,从物质层面的追求上升到精神层面的诉求,表明社会进步步伐加快,也提出需要迫切回答的课题:我们的执政意识、执政能力、执政方法,该怎样适应老百姓的新需求?

  “绝不能让社会问题被经济成果掩盖!如果社会管理被忽视,矛盾长期积累,经济发展成果也难守住。”

  在大庆人看来,加强与创新社会管理,要以发展为基础,以民生为重点。加快发展是激发活力的驱动力,社会活力是加快发展的内生力。只有发展了,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减少不和谐因素才有基础;同时,只有在既充满活力又和谐稳定的社会中,发展才可持续。

  两年实践探索,如何让社会管理跟上经济发展的步伐,大庆人回答这道政治题更有底气:

  让最好的干部来干社会管理——坚持“德才兼备、以德为先”,用“四看”考核干部:是非面前看党性、困难面前看精神、矛盾面前看能力、名利面前看胸怀,一批优秀干部和社工专业人才走上管理岗位。

  让最多的机构参与社会管理——探索了“六调联动”:党委统一领导,综治办牵头,对社会矛盾实行司法调解、行政调解、人民调解、群众团体调解、行业协会调解、中介组织调解,各条战线发挥主动,下沉一线化解矛盾。

  让最完善的制度保障社会管理——打造了“1+X”政策体系:“1”是《中共大庆市委关于进一步加强社会建设的若干意见》,“X”是有关社会建设领域的政策、法规及相关文件。“1+X”政策体系包括社会事业与社会保障、社会管理、公共服务等10个类别,收录42份政策文件,初步构建起社会管理政策体系框架。

  让最有效的指标考核社会管理——将社会管理工作纳入干部年度考核目标,在全市构建以社会发展指数、公共文明指数、社会安全指数、民生幸福指数等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发展指标。

  “社会管理创新,大庆刚刚起步。今年是建党90周年,我们最深的感受是,创新社会管理,实质是转变政府职能,关键是树立科学发展观、正确政绩观,归根结底要回答发展以什么为本、为谁而执政。”韩学键说。

  一个2年过去了。下一个2年,下一个20年,我们会看到一个什么样的大庆?